奥远动态

胡剑锋:真正强大的能力,不是知道了已知,而是应对将要到来的未知

伴随入九天寒,北方多地新冠重来,疫情压力巨大。不过,尽管这一次压力很大,人们却不再慌张,为什么?因为我们知道了将要面对的是什么,也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。

回想起一年前武汉疫情刚刚爆发的时候,无论官员还是专家,都很慌张。从有限人传人到人传人,从空气传染到飞沫和气溶胶,几经波折。后来看,当时确实做错过很多事情(比照欧美后被证明了并不算太错),但仍然将疫情控制到了很小的范围。

现代医学尤其基因学发展到今天,对绝大多数已知的致病源都有对应的方案。虽然冠状病毒狡猾异常防不胜防,但是当病毒结构确定之后,防控就容易多了。

现实生活中的事情也是如此,当不确定面对的是什么,人们不仅会茫然,也会恐慌。从人类发展史来看也是如此,诸多神灵的创造动因,大半是因为人们对未知的恐惧。所以到了科学昌明的今天,对神灵的膜拜减少了很多,因为人类懂得东西变多了,也有了经典可循、有了专家可问。

职场上常常会有各种突发事件,职业人夸张点说是“天生就是解决问题的人”。职场小白们手足无措之时,熟手却总能手到擒来,为何?熟手大都曾经遇到过,或者早有预案。但是有些场景,即便是熟手也很陌生,这个时候就体现出了能力的差异。

例如,对初级管理者或初次创业者,对意外所产生的成本多半没有概念,所以对一切都是理想化的设计。当遇到意外时,不免应对失措,超时间、超预算之类的事情必然发生。相对而言,成熟的管理者会有足够的准备,不仅能面对已知的意外,还会弹性对待未知的意外。

信息技术中有一个概念叫做“弹性结构”,意思是好的技术结构能够应对更多的变化。除了规模这种常见的变化,还有需求上的变化、协同上的变化、发展上的变化等等。弹性技术结构考虑了未来可能的方向,甚至考虑了那些极小可能的变化。

个体、企业和社会,都会遇到各种看得见和看不见的风险,实际上人类繁衍到今天,一直就没有停止过面对未知。但是,不同的人、不同的企业、不同的社会结构,应对未知的方式却截然不同。慌乱还是有秩序,相信或者不相信,努力还是放弃,结构不同则选择不同。

虽然我们无法穿越到未来,但未来的一切并非都不可见。看得见与看不见,不仅是因为经验和学识,也不仅是因为洞察力,还可能是因为有坚定地信念。泰戈尔有一句诗:“不是因为看到了才相信, 而是因为相信才看得到”,马云更将这句话演绎为脍炙人口的短句“因为相信所以看见”。


创新是一场面对未知的挑战,总会遇到这样或那样不可预测的情形。创新者是否能够预见未来,是否能够面对未知情形,都是创新能力的表现。而对于企业,更是要将“遇见未来”作为研究课题,探索可能的趋势,建立相对应的体系,才能在未知中寻找未来。


无论是看得见还是看不见,真正强大的能力,一定要能够面向未知。